洗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奥运会夺冠十年后,“五金王”邹凯的“普通生活”《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20 17:37:52 阅读: 来源:洗地机厂家

北京奥运会夺冠十年后,“五金王”邹凯的“普通生活”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

封面新闻记者陈甘露摄像刘开怡

“四川省职业体育学院”的大门刚刚修好,毗邻一环路的校园有崭新的雕塑和五人制足球场,再往里面走,有游泳系、体操系……在全是高楼耸立的人民南路和一环路交接处,这一片成都人俗称的“跳伞塔”、“技院”显得低矮,然而就是这里诞生了许多奥运冠军,最近的是邹凯、冯喆、任茜……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一脸青涩的邹凯刚好20岁,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他的名字很陌生,就连他当时的发型也有些“非主流”,最终,他一口气拿下三枚金牌。四年后的伦敦,经历了发胖、低迷和回归的他再夺两枚金牌,在伦敦体操馆展开“五金冠九州”横幅时,邹凯的名字可谓“天下谁人不识君”。

十多年前,因为眼睛小、不戴眼镜,近视眼的邹凯很爱“虚”着眼,亲近的朋友叫他“小眯”。十年后,戴着眼镜,发型和打扮是主流的潮,走在体操系的院坝里,在师父雷鸣、师兄师弟眼里,他还是那位“小眯”。

退役后,邹凯回到了体操系成为了四川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开始接触管理工作。

十年最大的进步,体重!

号称“喝水胖”的邹凯,运动员生涯里最痛苦的事就是控制体重,退役后,邹凯的体型还算维持得好,不过,他一直拿重量“自黑”——“你觉得十年来最大的进步是什么?”“除了体重进步最大,其他的都稍差一点。”回来工作,邹凯感觉自己对很多办事流程、思路和方法有了学习,这也是他以前接触很少的,在这个学习、摸索过程中,他也看到了自己的长处:“之前毕竟一直在国家队,看到的国家队的管理和技术,还有自己对体操这个项目的理解,还有自己参加过的赛事、看到别人对赛事的组织等等经历,更多的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开展管理工作。”

相比队友滕海滨转型成为国家队教练,邹凯说他当初选择回归就是为了一条不一样的路,“回来也是想走一条不一样的路,毕竟以前一直在体操这个项目里面,研究技术,现在也希望在四川体操系的管理工作中体会到不一样的体育、不一样的体操。”

转型裁判,为中国增加更多话语权

邹凯也是刚刚回到成都不久,之前他去了河南全国锦标赛当裁判,“加上这次,我也当了三次国内裁判、一次国际裁判。”和师兄杨威的转型方式比较相似,邹凯也选择了当裁判,“执裁后发现,看事物的角度会不同,当运动员时,角度比较单一,当了裁判后,希望以专业的角度更严格来评判他们,让他们在比赛中表现得更好。”

退役的时间不长,邹凯目前执裁的许多比赛都能看到熟悉的“小师弟”,“都很熟悉,在退役之前其实就和现在这一大批运动员都比较熟悉,私下也会跟他们说他们的毛病在哪儿。”

谈到自己转型做裁判的原委,邹凯说:“当裁判的目标,是为了以后有机会能在世界上、国际上为中国体操出一份力,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推广幼儿体操,相信中国队能度过低谷

除了管理工作、裁判,邹凯的另一个工作重心是推广幼儿体操,他也曾说自己未来希望变身“教育家”,因为体操、体育一直都是教育的一部分。当然,几年工作下来邹凯说最大的困难一个是场馆,“运动的本质是一种教育,希望能让更多的和幼儿园、小学认识到,把体操当成是一门教育、一门课,通过体操的项目让小朋友的身体得到锻炼。”2008年、2012年中国体操都是巅峰时代,以杨威、陈一冰、邹凯、滕海滨、冯喆、张成龙也是中国体操的“黄金一代”,遗憾的是,随着他们的退役,中国体操也跌入低谷,2016年里约奥运会面对的是“无金”的尴尬。“中国体操现在处于一个比较困难的阶段,发展中也遇到了一些瓶颈。当然,相信中国体操经过这么多年的历史积淀,是有雄厚的实力在背后支撑。可以往东京展望一下,通过下一代体操人的不断努力,通过我们给他们的支持,希望他们在世锦赛、奥运会发光发热。”

Chrome插件版加速器

网络回国

网络回国VPN

安卓Android版加速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