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地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大山里的乡村医生快60岁拿下中专文凭黄鼠狼花

发布时间:2020-10-18 15:16:14 阅读: 来源:洗地机厂家

大山里的乡村医生:快60岁拿下中专文凭

背着药箱,早出晚归,行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再过半个多月,张久良就要过69岁生日了,从18岁开始学医、行医至今,这个土生土长在门头沟雁翅镇的乡村医生已经为村民服务了51个年头。“我这辈子没啥大本事,就是对看病治病这事特别有劲头儿”,常年在大山里工作的张久良虽然看上去肤色黝黑,却比城里很多同龄老人显得更加年轻和结实。

从周一到周日,每天早晨7点半,张久良都会准时从雁翅村的家出发,来到两公里外的河南台村卫生站值班,随时等待着村民求医问诊。

老张1965年起在雁翅村从事乡村医生工作,直到2008年被河南台村聘任为社区卫生站医生。如今,“张大夫”这三个字早已在几十年的岁月积淀中成为很多村民家里两代人甚至三代人对张久良的“官称”。无论是平常的头疼脑热还是突发的紧急情况,村民都习惯了“找张大夫给看看”。

而老张,始终没有放下肩上的药箱,日复一日行走在大山里,守护着偏远山区村民们的健康。

偷师学艺

每天往自己身上扎针

“我开始学医的时候才18岁,那时村子里也没有专职大夫,更没有机会到学校里去进修,就是口传手授,而且还是边干农活边学给人看病”,在当时的张久良看来,他学医的师傅特别让人信服,“那时候村里缺医少药,谁有个头疼脑热、跌打损伤,都是来找师傅看,能缓解和治好别人身上的病痛是一件特别神奇和牛气的事情。”

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开始学医的张久良像是着了魔一样,只要有机会学习新的医学知识就特别起劲儿。“当时村子附近有一家卫生院,有时间我就去那里给他们帮忙打下手,这样也能耳濡目染学习更多的知识,比如打针、推静脉注射这些技术活,都是那时候一点点学习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卫生院的“偷师”和日常病历积累下,张久良这个“赤脚医生”在村民里的口碑越来越好,“后来听说附近一家部队医院要办针灸培训班,我第一时间就报了名,每天往返六七里地去听课,当时觉得这种培训机会特别难得,无论多难都得坚持。”

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密密麻麻的人体穴位图张久良背起来却得心应手,“可能是人对什么感兴趣就会潜力特别大”,学习回来的老张拿着银针在自己身上开始了练习,“我们管扎针扎得好叫‘得气’,就是你扎进去得有酸胀麻的感觉,那确实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扎得准的。”

那些日子,张久良经常对着镜子给自己的印堂穴、太阳穴试针,四肢上的穴位更是被扎了上百次不止,“开始扎不准的时候肯定会疼,没办法就得忍着,针灸技术说白了就是要多练,只有练多了才能下针快和准,那样病人就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了”。现在的张久良针灸技术已经非常娴熟,而且在日常出诊时快速针灸法还真有立竿见影的效果,“针灸是我们乡村医生最应该掌握的看家本领,有时候村民牙疼得不行,托着腮帮子‘吸溜吸溜’地来看病,扎几针就能缓解很大疼痛,另外像腰疼、腿疼包括面瘫等杂症,针灸的效果也都特别好。”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村里有七八个面瘫患者都是张久良用几根银针治好的。

行医遇坎

快60岁拿下中专文凭

1987年,曾经的“赤脚医生”更名为“乡村医生”。2006年乡村医生的准入制度有了新规定,其中明确要求乡村医生必须要有中专学历,这对没有任何学历凭证的张久良来说是一大难题。“行医这么多年,如果因为没有文凭就放弃,不仅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那些信任我的村民和患者,没有学历咱就考。”

当时已经快60岁的张久良下定决心报了医专,每天去学校上课,“那些医学知识只要是实践类的都难不倒我,但里面还有大量要背下来的内容”,那时候的张久良无论走到哪儿都带着自己抄写的小册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医学术语。就这样经过3年的刻苦学习,张久良以“高龄考生”的身份顺利通过了各科考试,拿下了中专文凭,优秀的成绩连很多年轻的同窗都自叹不如。

2011年时,张久良还参加了北京市卫生局组织的卫生室十项急救技术应用项目技能大赛,在参赛的200多位乡村医生中一举夺魁,获得了一等奖。

如今,张久良的诊室既是社区卫生服务站,又是村里的红十字会。出诊治病和疾病防治宣传工作都归张久良管,他是里外“一把手”。“以前没有卫生站的时候,村民们瞧个病要到区里走一趟,路程至少20多公里”,老张说,虽然现在卫生站只有他一个大夫,但对村民们来说可是解决了大问题。

化险为夷

村民问诊随叫随到

51年来张久良一直守卫着全村百姓的健康,除了日常的诊疗,他还为村民建立了《居民健康档案》,对60岁以上的老人进行重点健康体检,有的老人行动不方便,他就上门为老人们诊病、检查,每一条山间小道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而且正是由于他的专业判断,还让不少村民避免了病情的延误和恶化。

“如果没有张大夫,我当时就危险了”,村民高瑞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心有余悸地说:“几年前的一个傍晚突然觉得心脏特别不舒服,胸口发闷,就想着找张大夫给看看,没想到一量血压就很高,当时张大夫给我舌底压了速效救心丸后又等了几分钟发现症状没有缓解,就带我去了村附近的卫生院。”

提起高瑞银的病例,张久良记忆犹新,“他当时很像是心绞痛的典型症状,后来把他搀扶到卫生院的时候吃了硝酸甘油还是不见效,我当时就觉得情况不太好,赶紧去村里叫人找了车下山。因为我们在山区,如果拨打急救电话估计来的时间还不如这样快。”很快车就将高瑞银送到山下的大医院,经诊断第一时间进行了支架手术。

还有一次也是晚饭时间,张久良刚刚把面条下到锅里,就有村里人过来喊他说家里有人昏迷了,“我到了村民家一测病人的血糖就只剩下1点多了,虽然还有呼吸但是非常微弱”,张久良当时首先想到的是有可能因为低血糖引起休克,“我再一问,这个病人平时都是注射胰岛素来降糖的,结果那几天因为身体不舒服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可胰岛素还是每天按时按点注射,要知道血糖高了不死人,但血糖低却是非常危险的。”了解清楚情况后张久良当机立断让病人家属赶紧冲了糖水给病人喂进去,“这种方法比输液的效果还要更快”,很快病人便转危为安苏醒了过来。

如今提起张久良,河南台村的村民都会竖起大拇指,“张大夫医术高,人也实在,无论头疼脑热还是紧急时刻的救人性命,都特有一手儿。”

老张从记者口中听到村民这些夸赞,竟然像小学生一样腼腆地直摆手:“还是村民们信任和支持我,只要我身体允许,能干得动,就一定会继续为大家服务。”

补白

北京乡村医生缺口逾2000人

根据北京市发布的《关于加强村级医疗卫生机构和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实施方案》,目前北京乡村医生的缺口超过2000人,尚有847个村是医疗服务“空白村”,即没有村级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

据报道,目前北京有很多乡村医生年龄偏大,有的已经70多岁甚至快80岁,还在从事乡村医生的工作。长期以来,农村地区面临着医疗资源缺失、乡村医生队伍老化、后继乏人、待遇偏低等问题。

根据方案,2019年年底前,北京将实现村级医疗卫生服务全覆盖。方案要求,各涉农区,即除东城、西城、石景山区以外的13个区,原则上每村设置一所村级医疗卫生机构,以社区卫生服务站、村卫生室(所、站)等为主。

为吸引更多医务人员到农村服务,北京市决定提高村医待遇,并实行动态增长机制。自今年起,村医岗位政府补助标准由每人每月1600元提高到3500元。针对山区、半山区的不同情况,各涉农区在基本补助基础上可再增加补助500元至2000元。

同时方案还确定,可通过公开招聘、订单定向培养、上级医疗机构派驻等多种形式补充村医,其中最主要的渠道将是招聘,公开招聘的对象是退休医务人员、医学院校毕业生,以及其他具备执业助理医师以上资质人员,优先招聘退休医务人员。(左颖)

白癜风专科的医院

广东佛山专业治疗多指畸形医院哪家好

北京治疗支气管病变好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