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地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重逢在狱中养父儿子扛起亲情的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7:38 阅读: 来源:洗地机厂家

div>

辛辛苦苦抚养长大的儿子,居然是妻子和情人生的。这让他感到屈辱和愤怒。在尴尬的父子对抗中,仇怨的冰山逐渐消融。不堪养父多年受辱,17岁的儿子愤然杀死了母亲的情人,16年的监狱生活由此开启……

养父衣衫褴褛地出现在监狱探视室。父子四目相对,儿子“扑通”一声跪在养父面前,哭着说:“爸爸,16年后,我们再做真正的父子……”

大龄男人娶美女,无言的隐痛

1990年春日的一天,对35岁的瘸腿男人王成来说,是一生中最为幸福的日子。这一天,他娶得29岁的美女张梅为妻。

婚礼上,张梅特地将她的表哥陈沉引荐给王成。陈沉不无羡慕地对王成说:“我把漂亮的表妹交给你了,你要是今后对我表妹不好,我可饶不了你哦!”

陈沉在城口县某川剧团工作,对这个乡下表妹尤其关爱。王成当然不辜负陈沉的期望,像捧星星月亮一样呵护着美丽的妻子。这年11月,儿子王星出生了。虽然孩子是早产,但中年得子让王成欣喜若狂。他大摆筵席,宴请宾朋。王成觉得,自己30多年孤苦的命运从此被彻底改变了!他抱着胖嘟嘟的儿子,怕他从手上飞了。小家伙睡了,他也守在床边,一会看看儿子,一会看看老婆,还猛不丁掐自己大腿一把,唯恐这一切是在做梦。孩子满月这天,陈沉送来5000元礼金,更让王成对他十分敬重。

可是,很快,一些风言风语传到王成耳里。“那个孩子不像他啊?”“怎么8个月就生下孩子呢?”……起先,王成并未对这些流言注意,但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他开始偷偷观察王星,发觉这孩子模样真的不像自己。

王星上幼儿园后,张梅在陈沉引荐下,到县电讯公司做营业员,经常加班很晚才回家。

一天晚上,王成在重庆做完一笔业务,提前回到城口。在背包里,是他特地到重庆商场给老婆和儿子买的高档连衣裙和水晶凉鞋。他下车后,一路哼着小曲回到家。大门锁着,儿子放暑假后被送到乡下岳母家去了,王成猜想妻子又在加班,就轻轻地打开了门。

走进客厅,他准备给张梅打个电话。这时,他听见房内传来一阵喘息声。他起先还以为是小偷进来了,但仔细一听,他很快听出这是妻子张梅和一个男人的呻吟声,他顷刻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怒火中烧。他抄起木工斧冲进房门,可是,房门被锁住了。

房门外的动静显然惊动里面的张梅,好半天,她哆嗦着打开门,便“扑通”一下跪在王成面前。王成狠狠揣了她一脚,便闯进门去。里面的男人使他怔住了,竟是陈沉!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陈沉猛地一把夺下他的斧子,两人在扭打中,瘸腿的王成倒在地上。陈沉也一下子跪在地上:“表哥,对不起,是我勾引嫂子的,不关她的事!我今后不再干这傻事了!我赔偿!”说完,他摔下800元钱,绝尘而去。

王成撕碎了那些钱,捂着头蹲在地上,使劲抓自己的头发。但家丑不外扬啊!经过一夜辗转,他第二天找到陈沉,严厉警告他,他可以原谅他,但不可再发生此类不伦之事,否则他将以死相拼。陈沉一再表示不再找张梅。张梅也承诺和表哥断绝往来。

这事总算过去了。但王成从此变得一言不发,常常瞪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儿子王星发呆,眼神时而温暖柔和,时而像把闪着寒光的尖刀。渐渐地,他发现王星竟长得十分像陈沉。他觉得其中有蹊跷。

父子仇怨的冰山渐渐消融

在王成的逼问下,张梅见隐瞒不过去,只得道出多年的秘密。原来,早已结婚的陈沉并不是他的表哥,7年前,在一次下乡演出中,张梅结识了他。经不住陈沉的花言巧语,张梅委身于他。张梅一直等着陈沉离婚与自己结婚。张家父母得知女儿与一个结婚的男子来往,死活不同意,多次打骂张梅。张梅最后屈服了。于是,父母托亲戚将张梅介绍给王成。但那时谁也不知道,张梅出嫁时仍然怀着陈沉的孩子。

听完张梅的讲述,王成头“嗡”地一声大了。他想不到自己竟做了7年的“顶缸”父亲。他恨不得一斧劈了这个女人,然后将这个7岁的孽种抛到楼下去。但看着天真无邪的王星,他的心又软了下去。他决定找陈沉彻底谈一次,若他们从此断绝往来,他就维持这个家,从此开始新的生活。

当王成找到陈沉时,陈沉似乎早有准备。还没等他开口,他就说:“你要相信,为了我们两个家庭的幸福,我从此不会再纠缠张梅!”为了让王成彻底相信他,他还专门给他写下了一份“永不和张梅往来”的保证书。

于是,王成卖掉城口县城的房子,带着妻儿来到重庆永川。他想忘记过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顶缸父亲的帽子却在他心灵深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而对王星而言,自打他懂事起,他就没见过母亲对父亲笑过。母亲总是小心翼翼地做好父子俩喜欢吃的饭菜摆上桌,自己却躲进厨房收拾冷饭。她就像欠了他还不完的债。王星希望母亲能上桌和他一起吃饭,刚拉她手,王成的鞋子就飞了过来,他眼里喷着火。王星睁着恐惧的眼睛,握紧小拳头贴近张梅的耳朵说:“等我长大了,看怎么收拾爸爸!”母亲却流着泪捂住他的嘴。

王星转学到永川后,发奋学习,成绩优异,每次考试都是年级一二名。他还担任了班长,是老师的得意助手,每年奖状贴满了堂屋的一面墙。邻居总羡慕地对王成说:“哟,王成,看不出来呢,别人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个儿子会打洞,你龟儿子硬是老鼠生条龙也?”

王成听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佝偻着头,一瘸一拐加快脚步离去……王星不是自己的骨肉,他只能将打碎的牙齿往自己肚里咽。

心中积怨已久,就会增长为心灵的毒瘤。王成总会找理由对王星横挑鼻子竖挑眼。每次见父亲无端发脾气,王星就像只惊恐的兔子躲在黑暗处哆嗦。其实,儿子小的时候,王成最开心的事,就是捧着儿子的小脸亲他。有时,王成很想象那时候那样,抱着儿子捧着他的脸亲一口。可他看着儿子的眼睛,始终想到陈沉的眼神。于是,当王星做错题或是淘气,他就找到了最好的借口,操起棍棒或凳子,挥舞着朝他头上打去:“我要先打死你这野崽子……”其实,他这样无非是报复张梅。这时,张梅像只发怒的母狮扑过去护住儿子……

王星捂住流血的额头,对父亲充满仇恨。他问妈妈:“爸为什么这样对我?”回答他的只有母亲的泪水和愤怒。张梅开始思念儒雅温柔的陈沉。

王成没想到的是,他愤怒的拳头将妻子打向情人陈沉一边。其实,张梅本来想和这个瘸子过一生的,但没想到他竟这样仇恨一个孩子。她又开始偷偷和陈沉幽会。每次,陈沉都坐8个多小时汽车来到永川偷情。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流失。经常在外忙碌的王成始终没有察觉妻子的异样。倒是儿子王星的不断进步宽慰着他的愤怒。王星在父亲的歧视中一天天长成翩翩美少年。毕竟10多年的父子亲情,王成开始给这个孩子关爱,发誓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

一天,到郊区郊游的王星突然在公园发现母亲和一个男人亲昵的背影。许多同学也看见了,他们以为那个男人是王星的父亲。可王星仔细一看,那个男人竟是自己一直称之为“伯伯”的陈沉!这个14岁的少年忽然明白了什么。回家后,他一再暗示母亲不要做对不起父亲的事,可被张梅训斥了一顿:“大人的事,你少管!”害怕伤害母亲,王星一直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但从此更加呵护父亲,因为他一直觉得残疾的父亲很可怜。

王成的瘸腿因长期缺乏营养和治疗,忽然生出一个大肿瘤。经医院诊断,竟是个恶性肿瘤,需要及时做切除手术。手术中,张梅只来看过他一眼,和陈沉在家肆意地幽会,丝毫不顾及儿子在场。而王星每天放学后就到病房照顾王成。王成拉着儿子的手泪水横流:“孩子啊,我对不起你。你不嫉恨爸爸吗?”王星泪眼婆娑地说:“爸爸,我曾经恨你,但是你养育了我,我还有什么可恨的呢?”王星趴在父亲病床前,发誓将来会照顾他一生。儿子的话使王成回想起自己严厉刻薄的过去,他拉着儿子的手,泣不成声。

2005年,王星考上重点中学。王成很高兴。他特地摆下酒席为儿子庆贺。这一天,陈沉意外地出现在王家,他给王成送来6000元钱。张梅对他连声道谢,却激起了王成的愤怒,他一把扔掉陈沉的钱,将他轰出门去。他的行为激怒了陈沉,他和王成扭打在一起。见父亲受辱,不明就里的王星瞪着血红的眼睛,抓起父亲放在门背后的扁担,砸在陈沉腰上……张梅嘶哑着声音抓住扁担嚎哭:“孩子啊,你打的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王星怔住了,他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王成也惊愕地盯着王星。一刹那,似乎所有的恩怨情仇被王星顿悟。他扔掉扁担,发疯地跑了……

这天深夜,王星被“喀嚓喀嚓”的声音惊醒。只见院子里,王成佝偻着腰在磨菜刀,菜刀在月色下闪着寒光。张梅跪在王成面前,拖住他的手说:“王成,你别做傻事啊!”

王成抬头看张梅那一刹那,10多年堆积在心里的仇恨堡垒在瞬间轰然倒塌。他是爱张梅的,不管张梅做了什么,都没有改变自己对她的喜欢,张梅注定是他心里最爱的女人。王成扶住张梅的双肩深情地看着,用那粗糙的手捋了捋张梅的头发哽咽地喊:“妹儿,妹儿,你照顾好星儿,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

这声妹儿叫得张梅心里发酸,10多年没听过了,她一头扑进王成的怀里凄凄地说:“星儿不能没你。要不你再忍忍,星儿马上高考了,等他考上大学,我们一起出去,走得远远的。白天我俩一起拣废品,晚上等星儿回来吃饭……”

张梅和王成抱在一起,相互安慰着,眼前似乎看到那幸福的家,看到那冉冉升起的旭日。

养父啊,我们来生再做父子

王成终于放弃了杀情敌的计划。可是,他没想到,这是妻子的缓兵之计。她和陈沉正谋划着带着王星私奔的计划。

这天,王成出门干活后,张梅和陈沉再次在王成的家苟合。王星放学归来,只见陈沉坐在客厅里。见他进门,陈沉慈父般的目光撒在他身上,却使王星顿生厌恶。他对陈沉大吼道:“请你不要再到我们家来!”

张梅训斥他说:“胡说,这是你亲爸爸。你怎么这样与爸爸说话?”陈沉打断了张梅说:“他毕竟是个孩子,不要斥责他。”然后,他语气温软地说:“星儿,你真是我和你妈的孩子,不信,我们可以去做DNA鉴定!”

王星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自己的亲身父亲吗?可想起他和妈妈对王成的欺辱,他再次大吼:“你们真无耻,都给我滚!我只有一个爸爸——王成!”

张梅想不到儿子竟敢这么说话,她冲过来,狠狠给了儿子一巴掌。王星捂着脸一言不发。想起养育自己10多年的父亲,他决定为维护这个家,与母亲和陈沉斗到底!

这时的王星,已经升入高三年级,马上就该参加高考了。许多老师都估计,以他的成绩,考北大希望非常大。而且这时,他也接到保送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可王成希望儿子考北大。王成说,那是他对儿子最大的希望。

陈沉听说王星被学校保送到复旦大学,这对他来说是最爽的一件事情。但他还不满足,他还要张梅回归自己的怀抱。因此,他催促张梅尽快与王成离婚。

初夏的一天,陈沉再次来到王成家。一进门,他就直言不讳地对王成说:“儿子是我的,你老婆也是我的。你没必要再守着这个家了。”说完,他一把搂住张梅,亲起来。张梅也放肆地迎合着他。因为瘸子王成对他们是构不成任何威胁的!

对一个男人而言,自己的妻子躺在另一个男人怀抱里亲昵,简直是莫大的侮辱。王成的愤怒在熊熊燃烧,他举起拐杖,可是,很快,他滑到在地上。陈沉搂着张梅,笑得前仰后合。陈沉慢慢地走向王成,朝他的胸口猛揣了一脚。王成捂着肚子痛苦地呻吟着。陈沉却不肯放过他,仍然肆意地踢着他的全身。

张梅看不下去了,也害怕出人命,扑过来抱住陈沉的腿,求他放过王成。可是,这更激怒了陈沉,他的踢打越发用力……忽然,“啊”的一声尖叫,张梅以为王成被踢死了。可是,一抬头,却见陈沉倒在地上,头上血流如注。一旁,17岁的儿子手握着养父的木工斧,怒目而视。

原来,王星因填高考志愿回家请教父亲,恰巧撞见了陈沉和张梅侮辱踢打父亲的一幕。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举起愤怒的斧头,杀死了母亲的情人。

陈沉因脑颅被钝器击伤,失血过多而死亡。

2007年底,17岁的王星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

一个前途无量的少年,却因母亲的婚外情,而杀死了亲生父亲,此案在当地引起轰动。市民和王星的老师以及同学为他感到非常惋惜。

王星被判决不久,王成和张梅离婚。每个月,王成都会拄着拐杖,前去监狱探望王星。尽管王成身体每况愈下,也贫苦不堪,但每次去,他都带上衣物和一大包好吃的给儿子。王星跪在父亲面前说:“爸爸,是妈妈对不起你!但她现在也过得不容易,请你看在往日夫妻的情分上,也关照一下她。16年后,等我出狱了,我们再做真正的父子,好吗?”

儿子的话,使王成泪水横流。在场所有的人,也泪光闪烁……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