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地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学毕业生你们就业为何如此纠结dd

发布时间:2021-01-21 18:22:19 阅读: 来源:洗地机厂家

大学毕业生 你们就业为何如此纠结

是留在大城市追逐梦想,还是回到基层脚踏实地?这样的问题让许多大学毕业生为之困扰——

在与高楼林立的繁华都市有点“格格不入”的城中村——刘家湾,记者碰到了刚从出租屋走出的大学毕业生钟伟。他肩挎笔记本电脑,正神色匆匆地向不远处的公交站赶去,因为担心迟到,他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

像钟伟这样奔走在工作、实习,甚至是求职路上的大学生们,不在少数。在现实与梦想之间,他们努力编织着自己的“后大学时代”生活。白天的他们,是繁华都市里一道青春靓丽的风景,但一到华灯初上,慢慢安静下来的城中村里,满是他们疲惫的身影。

风雨求职路上,是坚持还是跳槽抑或返乡?是执著于梦想还是屈从于现实?不妨让我们走近三类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毕业生群体,听听他们的求职故事。

为理想死守城市

“不回乡工作并不是顾及面子,我觉得年轻人就应该在外面多闯闯,见见大世面。我现在痛苦的是,好工作难觅,也无贵人指导相助,虽然一次次告诉自己未来是光明的,但对现在的我来说,未来确实很模糊。”

“宁要武汉一张床,不要老家一套房。”这句流行语很符合钟伟的现状,但他心里觉得,“这话形容我还是有点过了,因为我很理性,并非虚荣心作祟。”

钟伟今年6月毕业于武汉一所重点大学的独立学院,读的是金融管理专业。3月份开始实习时,他便在武汉找了一个离学校比较远的投资公司。“没有工资,一个月就500元补贴,吃住不管。”

第一次接触和专业相关的工作,实习期间虽然过得“很清贫”,但钟伟“感觉挺新鲜的,先锻炼锻炼”,可这样的心态和劲头并没持续多久。每天守着黑压压的电话号码,拿着电话一个个地“打捞”目标客户,苦口婆心地恳求客户开户,有时一连几天也洽谈不到一个客户,“我们一没人脉二没经验,又是大学生,很多人都不屑一顾地挂掉电话。”钟伟开始感到力不从心,“不仅目标客户难觅,而且很多员工因为难以承受生存压力而选择辞职,能留下来就是‘强人’。”4月初,工作业绩不见好转的钟伟实在撑不下去了,早早结束了实习。

钟伟来自农村,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毕业时不愿张嘴问父母要钱。“我们班很多同学实习时都问家里要钱,我想自力更生,但指望实习那点钱根本不行。”投资行业刚开始工资很低,“我手里那点生活费都搭进去了,最后只好辞职,找别的工作先干着。”

毕业后,学校宿舍不能再留宿,囊中羞涩的钟伟只好投奔在刘家湾租房的高中同学,暂时做起了发传单的兼职。

兼职时间基本集中在周末,闲暇时候的钟伟就去网吧上网。有时,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看着天花板想工作想未来,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醒了就听会儿音乐。”钟伟说,其实大多时候自己还是比较忙碌的,有一次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兼职,“从武昌到汉口来来回回转了10次公交,晚上回来一躺下就想睡觉。”但这点奔波之苦在他看来,“歇一晚上就过去了,但总感觉没有一份喜欢且稳定的工作,这样混,对不起父母。”性格稍显内向的钟伟坐在床沿上,表情平静地说。

钟伟的父亲在咸宁打工,从事建筑装修行业,去年便拿出多年积蓄在老家的镇上给他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单元房,“他们担心我毕业几年后,既没钱也没房子,娶不来媳妇,所以就未雨绸缪。”钟伟对父母的用心很能理解,“就算我现在找到一份月薪5000元的工作,几年后肯定还是买不起房,况且现在一下子找份高薪工作谈何容易?”

但对于自己的未来,钟伟却很坚定,“我认定的目标是金融行业,过一段时间,我就去‘北上广’等大城市找工作。不回老家并不是顾及面子,我觉得年轻人就应该在外面多闯闯,见见大世面。再说老家的金融行业根本不行。”

钟伟表示,目前痛苦纠结的是,“好工作难觅,也无贵人指导相助,虽然一次次告诉自己未来是光明的,但对现在的我来说,未来确实很模糊。”他表示,学校的招聘会上,好的单位僧多粥少,可望而不及;一些企事业单位门槛较高,且基本与自己的专业不相关。

“我现在最担心进不了一家好公司,很多金融公司只有工作一段时间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但青春又浪费不起。”钟伟感慨,在校时的就业生涯指导课,笼统地指导“要吃苦、爱岗敬业”等,可当自己真正迈入社会后才发现,那些课程的指导意义并不大。“我希望有行业的精英能给予指导,那样也许我的困惑会少很多。”

【专家把脉】

华中师范大学信息管理系党委副书记、就业指导课程教师郎东鹏:

部分大学生愿意留在大城市为“一张床”而奋斗,这群年轻人自立自强的精神以及对梦想的执著追求值得肯定,但钟伟式的“死磕一族”折射出部分大学生就业方向不明晰、缺乏合理的职业生涯规划等现状。毕业大学生要理性定位,选择适合自己发展的职业和地域,并且要勤于学习、善于学习、打牢基础。毕竟,“僧多粥少”不是“有僧无粥”,只有那些有准备且坚持学习的人,才能顺利捧到属于自己的那碗粥。此外,实习是大学生进行专业学习的方式之一,也是锻炼自己、为目标做准备的过程,期间遇到困难是理所当然,此时需要向前辈们谦虚请教、认真学习,而非选择退却。

在现实考量中徘徊

“每当想起居高不下的房价,再比照已经工作一年的自己,倍觉无奈!回家吧,小县城没啥好工作不说,平淡的日子害怕过不惯;留这儿吧,发展很一般,自己还是‘月光族’。”

“五年前来到这座城市上大学时,甭提有多激动,没想到现在已离开学校快一年的我却这么苦恼。”聊起毕业近一年的经历和困惑,王娟禁不住感慨连连。

王娟是武汉某重点师范院校新闻专业2011届毕业生,去年8月份被一家广告传媒公司录用,从事采编工作,月薪近3000元。但公司地处黄金路段,随便一套二室一厅就需1200元的租金,最终,王娟只好租了一间月租600元的单间,加上伙食费、水电费以及买衣服和水果的钱等,“一个月随随便便支出都有2000元。”

其实,毕业时,王娟也曾想过要回河南老家工作,父母也比较支持。但由于男友在武汉一所高校读研,再加上在这个城市上了四年大学,王娟害怕再回到小县城过平淡的日子。一边是日子的得过且过,一边是想回家却“狠不下心”的无奈,现实生活让王娟无比纠结。“每当想起居高不下的房价,再比照已经工作一年的自己,倍觉无奈!回家吧,小县城没啥好工作不说,平淡的日子害怕过不惯;留这儿吧,发展很一般,自己还是‘月光族’。”

王娟也曾无数次想鼓起勇气换工作,以求挣更多的钱,买一套大的房子把父母接过来住,这样便可两全其美。“但又害怕改变,怕一旦迈出脚步结果还不如现在。也许是自己的能力有限,也许是现实太‘骨感’。”

在武汉丁字桥附近的沈家湾花园小区的大学生求职公寓里,记者碰到了下班回来的黄松。和北京、上海类似,武汉近几年出现了一些小区单元房改装的大学生求职公寓,黄松便住在这里。

记者看到,一个四室一厅的小区房内共有18个床铺,统一的床单和被套,门口墙壁上贴着住宿须知:入住需持身份证、大学毕业证或四六级英语证书,住一天只需18元,常住每人每月需380元,能免费上网、看有线电视。

“每年寒暑假,床位供不应求,很多年轻人喜欢这里,能互相交流工作体会,比一个人住热闹多了。一到晚上大家都下班回来,这里更像是大学宿舍。有人谈面试技巧、有的谈工作中的趣事、有人谈如何才能成为一名销售高手……”黄松说。可当问及他的工作和未来时,这个充满激情的年轻人便会沉默片刻。

黄松大学读的专业是动漫设计与制作,但直到现在,他的老家还鲜有与此类专业对口的公司。“如果能考上家乡的公务员或事业单位,有份不错的稳定工作,我肯定打道回府;但回不去的话,就先干好眼前的工作吧。”黄松说,在外工作不难,难的是家人不在身边的孤单和寂寞,“周末是最难受的,不知道该去做什么。”

在大城市,像黄松这样的高学历“漂族”还有很多。一边是对家的牵挂,一边是家乡提供的发展平台较小或“觉得考进大城市再回去工作没面子”,只好继续“漂”在外。

【专家把脉】

湖北工业大学教授黄晋:

其实,没有回不去的家乡,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好。去留之间,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个人的价值观。选择在一、二线大城市工作的毕业生,若家庭经济条件一般或社会资源、自身能力及竞争优势一般,是不适合长期在一线城市徘徊的。高房价、高物价等这些关乎生存的社会现实让其压力巨大,但又无法在短期内有所缓解。“悬”在大城市的大学生一定要将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与自己的实力联系起来,评估实现目标的可能性。如果很渺茫,当机立断,退一步海阔天空,回到自己的家乡或二、三线城市,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转念之间天地宽

“回到成都快有一年了,说实话我不后悔当时的决定。这一年的时间,我经历了很多。学校的领导,甚至是区教育局的领导都非常重视我。”

“南下”到广东珠海拿高薪?还是回到家乡教书?2010年10月,即将毕业的曾红一度陷入挣扎的漩涡。

曾红是华中师范大学2007级特殊教育专业本科生。大四上学期,曾红就顺利签约了广东珠海一所年薪近9万的特殊教育学校,觉得那里“待遇好、环境好、发展空间大”。

因为早早签约,曾红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思考“未来的路到底应该怎么抉择”。当上网关注了很多家乡成都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师结构、发展现状、面临的问题时,曾红有了新的决定。“珠海那边名校毕业的大学生较多,若去我顶多算是‘锦上添花’。但选择特教专业人才较少的家乡小学,我更能发挥出自己的专业优势。”曾红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和理性分析后,珠海那份高薪工作她选择了毁约。2011年3月份,她果断地签约成都和平街小学,7月份入职后成了一名特教老师。

“回到成都快有一年了,说实话我不后悔当时的决定。这一年的时间,我经历了很多。学校的领导,甚至是区教育局的领导都非常重视我。”曾红说,当时的决定不仅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发展,反倒使自己拥有了更多的提升机会。未走上工作岗位,就参加了在成都和北京举行的培训,期间曾红还结识了四川最优秀的一线特教老师和校长,以及全国特教领域的专家学者,这些都成为她日后工作的宝贵资源。

正式工作后,曾红便加入到学校课题的研究中,课题的顺利结题提升了学校在全市的影响力;成都市教师大比武展示中,专业功底扎实的她代表学校进行了点评发言;今年她还参与指导锦江区各个学校资源教室的建设和运作。学校领导在生活上也对她很关照,这些“待遇”在曾红看来,“若不是选择回老家是很难享受到的。”

曾红说,回到基层工作固然尝到了甜头,但也迷茫困惑过。西部的特殊教育学校师资普遍不足,一个班不仅学生过多,而且孩子们障碍类型多样。一次曾红上公开课,有个患自闭症的孩子一直站着前后摇晃,边跳边叫,“整堂课都进行不下去了,我当场就哭了。”但曾红仍然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些西部的孩子太苦,家长更苦。我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看到孩子的进步、家长的笑容。”

【专家把脉】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就业指导服务中心副主任余小朋:

近些年国家为助推大学生就业出台不少政策,尤其在鼓励大学生投身基层层面上,相继出台了“大学生村官”、扩大选调生规模充实到基层事业单位、“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以及加强毕业生就业指导服务机构建设等相关优惠政策,鼓励大学生去基层就业、自主创业等。

中西部偏远地区相对“北上广”来说,工资待遇固然低很多,但也有其好处。毕业生若能转变观念,把成就一番事业作为个人追求,而不是看重眼前的利益,投身人才相对短缺、发展空间较大的基层或西部地区,也许更有利于自己在平凡的岗位上脱颖而出。(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西游争霸BT(超V版)

水浒群英传新版

仙侠六道腾讯版

相关阅读